中文 我的财產

 

 

 

雖然我只在芽荘啟明學校中文到小學三年級,但此寶貴基礎使我自修中文的程度得到今天成果.自幼我在家經常聼中文歌,然後拿歌詞來跟著唸.我也喜愛看書,一開始從鄰居借漫畫回來看,後來連短篇小說,長篇小說也看,看不懂拼命查字典來了解整本小說的內容.但十多年後自從芽荘華人紛紛開越南,我乎沒用到中文,沒有中文小說看,沒有中文歌聼.除了在家講廣州話,我有時候想我可能會跟中文斷絕了.

 

前世紀九十年初我使用中文機會來了:經過漫長時間實現錯誤的經濟政策,越南以市場經濟開放經貿投資,1990年少數外商來越南考察,有一家中國大陸廠商來芽荘作水產生意.經過熟人介紹我來此家公司上班,擔任翻譯工作.但所翻譯都是廣州話(因此公司負責人都是廣東人),幸虧合同与一些文章都用中文.我有機會來慢慢練習,大陸人用的是簡体字,還好1975年後我有兩年在啟明學校學外語課的中文簡字.

 

1996年我到一家台灣公司上班,与台灣人講國語我才能發揮我的潛能 從啟明學校所熏陶出來的潛能.我的講,听程度有一些台灣人或中國人都以為我是本地人,只是書寫方面我比較差,如當時能在啟明學校多唸幾年書那多好...多年後我全靠中文當本錢來跟台灣人合作,跟中國大陸人做生意.算起來我与台灣蠻有緣份:小學唸的是中華民國教材,每周都要上四樓禮堂唱中華民國國歌,向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与國父孫中山遺像敬禮,長大了在台灣人公司上班,与台灣人合作,自己本身是福建人(父親是福建晉江人,母親是福建廈門人),講的是南話(跟台灣話差不多).我講南話很差,還可以听七八成,每次回家鄉親戚們都罵我不南話,幸好我還國語來應付.

 

2005年8月中旬我到台灣出差,此行我代表台灣合資公司隨同慶和省政府官員去台灣舉促進投資于慶和省的說明會.悉我中文程度慶和省政府邀我當省工作團的翻譯.除了慶和省副主席的致詞有准備,其他口譯如駐中華民國越南大使,前駐越南中華民國大使,中華民國經濟部長官,高雄市政府長官的致詞,各廠商各代表的意見我都沒准備內容但很順利翻譯.會議圓滿成功駐中華民國越南大使館官員過來稱贊我的中文程度,我很高興,很自豪,當時我第一個念頭是想到芽荘啟明學校,想到我的老師們,如果沒有們我有今天...

 

在台灣說明會前一天我有聯絡黃日輝校長,得悉他老人家回海南島家鄉.此次除了帶一點禮物我帶了兩本芽荘市景的明信,啟明學校的校歌歌詞黃校長曾經寫:嶺蒼蒼,勳海洋洋,山開五指,塔影朝陽...想必他老人家還記得芽荘,記得啟明學校,記得每位老師,記得每得意學生.當年我只是上千學生中的一個小學生,可能黃校長不認識我.但我心坎中永遠銘記芽荘啟明學校每位橋賢,每位董事,每位校長,每位老師,每位學長學姐,每個同學. 們的恩,們的義,們的情,們的愛已賜給我中文 無形的財產,無限的財產,無價的財產.

 

 

王永協

于越南,芽荘市,2005年8月22日晚10點

 

 

 

 

 

 

 

 

 

 

 

 

 

 

 

 

1.  促進投資于慶和省說明會 - 翻譯人王永協

2.  與黃麗明學姐照于台北丹提咖啡

3.      左坐﹕慶和省副主席阮氏秋姮女士,駐中華民國越南大使黃如理先生,中華民國經濟部專門委員簡良材先生, 左站﹕ 前駐越南中華民國大使胡家麒先生,王永協

 

 

 

Copyright 2005 KHAIMINH.ORG